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浦东厉害了, 打造世界一流科学城!

浦东厉害了, 打造世界一流科学城!

日期:2017/10/11 作者: 金姬 阅读 ( 887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未来张江科学城将围绕“上海具有全球影响力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承载区”和“上海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目标战略,实现从“园区”向“城区”的总体转型。
记者 | 金 姬 实习生|吴遇利
 
       东海之滨、浦江东岸,一座没有围墙的科学之城正悄然崛起。
  2017年,是浦东开发开放27周年,也是张江高科技园区建园25周年的历史节点。在中共上海市第十一次代表大会上,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大会报告中指出,将张江科学城打造成世界级科创中心的增长极。2个多月后,上海市政府正式批复《张江科学城建设规划》,力求打造以科创为特色的世界一流科学城。
  据悉,未来张江科学城将围绕“上海具有全球影响力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承载区”和“上海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目标战略,实现从“园区”向“城区”的总体转型。
 
 
扩围后的华丽转身
  
  曾几何时,张江是“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的浦东僻壤。
  25年前,历史选择了张江。1992年5月,在小平南方谈话的春风吹拂下,经上海市政府批准,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发公司正式成立,彼时的张江高科技园区规划面积为25平方公里。
  张江的第一次飞跃是1999年。那年,上海市政府提出实施“聚焦张江”战略。政策聚焦、财力聚焦、人才聚焦,把一项项力度空前的创新举措推向张江,这里逐渐成为创新创业的热土。
  2006年3月,经国务院批准,上海高新区整体更名为“上海张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规划面积扩展42.117平方公里。张江提出“一体两翼”战略,以开发运营、服务集成和产业投资为三大主线启动发展建设,之后始终没有停下创新的脚步。
  张江的第二次腾飞是在2011年。当年3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张江成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这是继北京中关村、武汉东湖后,第三个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基地。
  3年半后,国务院决定上海市自贸区扩区至张江片区,为张江园区带来了新一轮的发展机遇。张江园区初步形成了以信息技术、生物医药、文化创意、低碳环保等为重点的主导产业,第三产业占2/3以上。2015年度,张江园区经营总收入已超6000亿元,占上海市高新区总量的15%。张江也从之前的一区六园发展到一区22园。在这块土地上,汇聚了上海80%的经济集聚区域、80%的创新型企业、80%的高端人才。
  与此同时,张江的发展也遇到了瓶颈。例如,张江的国家级研究机构数量较少,缺少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综合性大学和本土领军企业,高校、研发机构与企业未形成紧密的合作网络。此外,张江的城市功能相对滞后,开发区特征明显,产业用地占比高,空间资源紧缺与低效用地并存,居住与工作空间分离,缺乏住宅、商业、文体、医疗、教育等相关配套。
  为此,2015年5月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人民政府发表的上海建设全球科创中心建设22条《意见》,核心是打破体制机制瓶颈,优化创新软环境。而《意见》中建设“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表述格外引人注目,因为它是其中屈指可数的硬件建设计划。
  2016年2月1日,国家发改委、科技部批复同意建设上海以张江地区为核心承载区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4月20日,上海市委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市规土局、浦东新区政府组织开展了张江科学城建设规划研究编制工作,进一步加快张江科学城建设。也在这一年,张江迎来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双自联动、三区联动”的大好局面,成为科技创新、模式创新、转化创新的集聚高地。
  2016年10月底,备受瞩目的张江科学城建设规划正式成果上报上海市政府备案,这一方案在2017年5月8日—5月21日对外公示,并于7月29日得到正式批复。
  按照规划,张江科学城位于上海市中心城东南部,北至龙东大道、东至外环-沪芦高速、南至下盐公路、西至罗山路-沪奉高速,兼顾重大科技基础设施要求,总面积约94平方公里。同时,为加强与龙阳路枢纽、国际旅游度假区等周边地区的协调联动发展,外扩形成衔接范围,总面积约191平方公里。
  
“大科学问题”的摇篮
  
  众所周知,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是为探索未知世界、发现自然规律、推动重大科技突破和助力国计民生的国之重器;同时,大科学设施集群能够吸引世界各地优秀科学家前来开展合作研究工作,使之成为世界杰出智慧的聚集地和解决“大科学问题”的摇篮。对标世界一流科学城的张江,已开始落子布局。
  9月26日,由上海市和中科院共同建设的张江实验室在中国科学院上海高等研究院成立,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共同为实验室揭牌。
  张江素有“中国硅谷”“中国药谷”之称,为张江实验室科技成果产业化提供理想的环境。同时,张江也是国内重大科学基础设施最多、最为先进的地区之一,在张江建有全国第一台第三代同步辐射光源“上海光源”、全球生命科学领域首个综合性大科学设施“蛋白质设施”等多项大科学设施。计划今年开工建设的硬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项目,上海除无偿提供建设用地外,还将投入数十亿元的建设经费和上海市重大专项项目经费。白春礼透露说,这些大科学装置的人员、资产等都已划分到中科研上海高研院,统一管理,共同助力张江实验室建设。
  按照规划,到2020年,张江实验室将基本形成国家实验室科学高效的管理体制和运营机制,人员规模达到2000人左右,主要研究方向上集聚一批全球一流人才队伍,在光子科学、生命科学和信息技术等领域取得一批突破性成果。“在资源配置上,将会按照实验室运行发展和研究的方向,更多地听取实验室主任和科学家们的意见,使他们能够更自由、更可持续地、专心致志来从事科研工作。”上海市科委主任寿子琪介绍。
  计划到2030年,张江实验室将努力跻身世界一流国家实验室行列,发展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种类最多、综合能力最强的光子大科学设施集聚地,涌现一批标志性原创成果,解决一批国家急需的战略核心技术问题,为上海建成全球影响力科技创新中心和科技强国提供强有力支撑。
  
孵化平台当“红娘”
  
  对于张江科学城而言,始终保持创新的活力是必不可缺的。而这片以精英创业为主的土地,已经摸索出了一套成功经验。 
  例如,张江的高科技企业通常都由外企高管、名校海归等高层次国际人才领军,产品和技术在全球均属领先水平,唯独缺乏能够快速开拓本土市场、融入全球创新网络的渠道和平台。为此,张江管委会创新地于2016年10月正式启动张江跨国企业联合孵化平台,帮助园区创新企业“联姻”跨国企业和本土优秀科创企业,让科创建设焕发新生机。 
  张江跨国企业联合孵化平台首席执行官吴家翔对《新民周刊》表示,张江其实从2015年就着手创立这一全国首个由跨国企业联合成立的创新孵化平台。“我们做了近十个月的调研,走访了本土成功的科技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在张江的实验室和研发中心。结果发现各方都有痛点和难点,而我们可以把方方面面的资源盘活,发挥最佳效用。” 
  吴家翔指出,跨国企业虽然有强大的研发团队,但有时研发的内容还没转化就“死”了,被称为“货架技术”。而本土创业团队往往可以把这些束之高阁的技术成功转化为商用。
  例如,成立于2016年的耀灵科技就是陶氏化学技术溢出的结果,项目成果落地陶氏化学产生的柔性太阳能薄膜封装技术。耀灵科技的创始人是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化工博士林芝清,她先后入职通用电气、陶氏等跨国公司,一路做到高管。2016年,她放弃百万年薪在张江创业,给自己的公司取名“耀灵”,源于楚辞,太阳别称,意味生命之光、希望之火。让林芝清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公司在短短几个月内就通过张江跨国企业联合孵化平台获得了3M公司订单,直接促成了600万天使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张江跨国企业联合孵化平台不仅充当了跨国公司和创新企业之间的“红娘”,也为这些创新企业解决了后顾之忧——知识产权保护。
  7月25日,中国(浦东)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在上海揭牌成立,并在张江跨国企业联合孵化平台建立了首个工作服务站。“9月中旬,耀灵科技就拿到了两项快速审查通道批准的中国专利,实现了中国知识产权对专利保护的一个承诺。”吴家翔介绍说,按照以往的流程,可能需要33个月才能拿到这一发明专利证书,而现在不到3个月就拿到了,这对于一个创业团队而言太重要了,“在没有拿到专利前,创业团队是不敢和任何貌似投资者的人亮底的;但是不亮底,对融资、技术引进和应用合作而言就非常困难。而33个月的等待,可能市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可能被人捷足先登了。而如今,节约出来的这30个月让创业者看到了希望。”
  如今,耀灵科技在张江跨国企业联合孵化平台协作下在上海建立了研发中心和生产工厂,还开始与英菲尼迪、日本可乐丽(Kurary)、美国太阳能光伏技术公司Pvilion等国际大企业进行合作,并与摩拜单车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平台给予我的不仅是资源上的对接,还有渠道上的帮助,这对小企业生存和发展是非常关键。”林芝青说。
  另一个在张江跨国企业联合孵化平台成功的案例是上海蓝眸多媒体科技有限公司。据吴家翔介绍,这是一个海外渠道高校合作项目术——国内团队均为90后,国外团队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主要是透明玻璃投影成像技术。在张江跨国企业联合孵化平台的办公室门口玻璃门上,就运用了蓝眸科技的这一技术——在普通透明玻璃上贴上一层光学膜,投影就能成像。
  目前,蓝眸科技已经与美国苹果公司、康宁玻璃以及南美最大玻璃集团Fanavid达成战略合作。蓝眸科技还拿下了出租车后窗广告位的千万级订单。今后,只要有玻璃的地方,都可以成为蓝眸科技的客户。
  据悉,成立不到一年时间的张江跨国企业联合孵化平台已服务了近200个项目,帮助超过30%的企业顺利拿到融资。当总结张江跨国企业联合孵化平台的成功经验时,吴家翔如此说道:“在我们的平台上合作,我们始终是第三方,资本不能“竭泽而渔”,技术也不能“唯我独尊”。我们很多技术不能有效快速地转化,就是缺乏彼此间的信任,导致合作不能快速推进。时间一长,这些没能快速市场化的技术就失去了快速占领市场、最大价值化的机会了。我们这个平台主要提供了一个安全的、信任的、多方可以及时快速对接交流的机会。”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