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智库主席: 十九大为东方文明崛起注入新动力

智库主席: 十九大为东方文明崛起注入新动力

日期:2017/11/3 阅读 ( 173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中国所取得的成就在人类发展史上都堪称奇迹,也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可借鉴的榜样。中共十九大的召开将为中华文明的崛起注入更强劲的动力,推动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发挥更大影响力。
撰稿|梁 辉
 
  度尼西亚智库亚洲创新研究中心主席、印尼东盟南洋基金会主席班邦·苏尔约诺日前在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所取得的成就在人类发展史上都堪称奇迹,也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可借鉴的榜样。中共十九大的召开将为中华文明的崛起注入更强劲的动力,推动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发挥更大影响力。
 
东方文明崛起是历史大趋势
 
  问:您认为中共召开十九大的意义是什么?
  苏尔约诺:中共十九大是中国实现全面小康社会关键年举行的重大会议,意义非凡。当前,中国已经处于世界政治经济舞台的中心,全世界媒体都在关注中共十九大,国际社会期待更多的中国智慧与中国方案,听到更多的中国声音。
  当前世界正处于深刻的调整期与变动期,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贸易保护主义、白人至上主义与种族主义都有所抬头,美国社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分裂;随着英国退出欧盟,欧洲正走向不稳定。总体看,以欧美为代表的西方文明正在走下坡路,而以中华文明为代表的东方文明正在崛起,这是历史大趋势。
  21世纪是东方文明大发展的时代,中共十九大将为中华文明以及东方文明的崛起注入更强劲的动力,奠定新的基础。中国实现全面小康社会,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将成为当代人类进步发展史上最具标志性的事件之一。
  问:您提到西方文明正在衰落,国际社会对此是有不同看法的。您的理由是什么?
  苏尔约诺:事实上,在17世纪以前,东方文明一直是世界发展的主导力量。只是随着近代科技发展,尤其是造船工业的兴起,西方文明率先进入工业时代,并很快甩开东方文明。西方国家凭借坚船利炮打开亚非拉等古文明国家的大门,掠夺这些国家的资源,由此形成了西方主导、东方附属的不平等国际秩序。
  西方文明从英国霸权再到美国霸权仅数百年时间,这在人类几千年漫长的文明史中,只是一个小片段。何况西方文明呈现的掠夺性、侵略性与霸权性,更是凸显了其历史局限性。西方掠夺世界其他国家的资源,严重压制了其他文明的发展与进步。西方建立起来的不平等国际秩序以及霸权不可能维持长久,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这些年来,中国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反对战争,维护和平,中国领导人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一系列新概念获得越来越多国家认同,中国不仅在政治经济上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还在文化以及话语权上拥有越来越广泛的世界影响力。
 
“中国模式”多个方面值得借鉴
 
  问:您认为中国自十八大以来所取得的突出成就是什么?
  苏尔约诺: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就,在人类发展史上都堪称奇迹。短短数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从一个落后国家,一跃成为世界工业强国,成为经济规模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3亿多人口的大国,接近实现全面小康社会,如果你去其他发展中国家甚至一些发达国家走走看看,就能发现中国所取得的这些成就是多么不易。
  中国了不起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高铁。我在中国坐过很多次高铁,它不仅速度快,而且安全舒适,可在一天内访问多个城市,我在世界其他地方从未有过如此好的出行体验。中国短时间内建成了两万多公里的高铁网,可谓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奇迹。
  问:中国发展成就给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树立了榜样,提供了西方道路之外的另一条发展道路,国际社会称之为“中国模式”,您认为“中国模式”能给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哪些借鉴?
  苏尔约诺:“中国模式”“中国特色”确实有过人之处,值得其他国家认真学习与借鉴。我认为“中国模式”主要有四个方面值得借鉴:
  第一是要创立政治稳定的社会。没有政治稳定就谈不上发展,现在西方民主制的弊端越来越明显。现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受累、受制于所谓的西方民主制,政治人物热衷于选票,无心实干,即使有想干实事的政治家,也会因为党派争斗而难以有所作为。
  第二是在稳定环境下加快发展经济。
  第三是文化教育复兴。
  第四是坚决执行反贪腐。贪污腐败是很多发展中国家的一大顽疾,更是制约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的一大绊脚石。中国式的反贪腐能够在短时间内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其方式方法都值得其他深受腐败困扰的发展中国家学习与借鉴。
  我相信,“中国模式”的以上四个方面今后将会更深更广地影响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成为它们学习借鉴的榜样。
 
中国人实干精神值得学习
 
  问:您认为中国领导人提出的“四个自信”对当前中国的意义是什么?
  苏尔约诺:中国领导人提出的“四个自信”十分必要,尤其是在中国全力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发展阶段。目前中国所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足以让中国有底气自信。我在中国看到很多年轻人,意气风发,积极上进,年轻人的这种精气神能汇聚起一股强大的力量。有国家自信,有年轻人的奋发图强,国家发展就有希望,前景就会广阔。
  问:到2020年中国要建成全面小康社会,这是中国的第一个百年目标。您认为中国实现全面小康社会对世界具有什么样的意义?
  苏尔约诺:众所周知,贫困问题是当前世界面临的最严重全球问题之一。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消灭贫困的经验,值得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学习借鉴。
  我曾经到过中国湖北、云南、贵州等省份的偏远地区,那时大山里的居民生活仍十分贫困。但现在再去那些地方,山美水美,生态环境优良,很少能看到过去常见的那种赤贫了。在云南的西双版纳,基层政府正实行对口扶贫,精准扶贫,不仅给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带去资金、技术,还帮助与培训他们掌握致富的方法。
  我到中国一些地方去考察扶贫,发现每个地方都有创新之举,让干部到基层去,挨家挨户解决贫困家庭的各种现实问题,实干、不讲空话、不做表面文章。按步骤帮助贫困人口脱困。我体会到,中国之所以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政府之所以能自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因为实干再实干。这一点最值得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甚至发达国家学习借鉴。
 
为实现百年目标创造环境
 
  问:您认为中国“两个一百年”目标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与风险来自哪里?如何才能克服它们?
  苏尔约诺:从2020年到2049年,中国将出现一个新的盛世。但是这个阶段面临的风险与挑战同样巨大。我认为最大的风险还是来自外部,不能排除“台独”一意孤行挑战大陆的底线,不能排除在一些地区热点上引发中美冲突。可以说,战争风险是中国这一阶段面临的最大不可控因素。
  其次是国内经济社会发展的转型风险。中国经济在经历了数十年的高速发展之后,正在转入中速发展,中国经济的驱动力面临升级换挡的压力,加之国际政治经济大环境趋于严峻,中国经济转型期承受的各方面压力越来越大。如果经济转型失败,那么“两个一百年”目标就可能被滞缓。
  要确保和平崛起,确保“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顺利实现,中国需要建立强大的军事力量来保驾护航。
  但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高明之举,既能帮助沿线国家实现共同发展,又能给中国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创造积极有利的外部发展环境。
  问:您认为“一带一路”对中国与世界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苏尔约诺:“一带一路”是中国目前向世界提供的最好的公共产品,蕴涵了“和为贵”“共同发展”“和谐共处”的中国智慧,必将对中国自身与世界产生深远影响。
  “一带一路”倡议体现了东方文明的复兴,对促进东西方文明平等交流具有重大意义。
  
 
链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超越西方模式
 
斯蒂芬·佩里
 
  有人问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究竟意味着什么?我说这既复杂又简单。在西方国家,商业推动经济,商人的利益就是获得利润,这是资本主义的历史传统。资本主义很有创新性,为世界带来了巨大活力,创建了从未有过的福利国家,现在西方人的地位比500年前大大提高就得益于资本主义。但是鉴于资本主义制度追求利润和增长,它很难分享财富,很难关照弱势群体。因此西方国家总是在发展经济增加收入与分享财富两者之间争论不休,这一问题常常体现在支持哪个党派上,如果支持左翼,他们会增加公司和个人的税收;如果支持右翼,他们会发展商业促进经济但缺乏对人们的关照。
  中国制度的优势在于,由一个执政党全面考虑并权衡以上两个方面,在鼓励创新并推动私营部门发展的同时兼顾财富的分享。在西方国家产生了两种发展路线,一种是英美模式,纯粹强调增长的资本主义,特别是金融资本主义;另一种是北欧模式,包括丹麦、挪威、瑞典等国,强调人道主义的社会民主主义。中国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其中蕴含的人道主义遗产源于几千年前的中国。解决发展经济与分享财富之间的矛盾,是中国正在建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础,也是最困难的地方。把这些问题解决好是中国未来10年至15年最重要的挑战,其中包括中国和西方媒体很少提及的农业问题、农民阶层向城市工人阶层的转化问题。如何正确处理农村的结构和关系,以及如何发展教育系统和金融系统支持这一转变,也将会是中国面临的主要挑战。
  西方资本主义发展到了工业革命阶段,富人和穷人间的差距达到了最大。进入后工业革命阶段,西方国家才开始分享财富。我认为中国在分享财富上会发展得更快,但这将不是通过税收的方式。西方主要是通过税收建立起福利国家。在中国关于福利国家的论述中,我发现他们从西方出现的问题中学到了很多。福利国家这个概念似乎在中国得到了更好的诠释。人们问我你是不是觉得中国人比西方人更聪明?我说中国人发现了西方的问题并从中吸取教训,从而制定自己的政策。
  我认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需要一个有效的共产党,基于中国现阶段的发展和中国的历史,我不认为多党制民主这一后工业革命的产物是适合中国的制度。这不是由我决定的,中国人民需要自己决定中国实行哪种政治制度。如果中国共产党继续保持其前瞻性,研究不同政策,并提前试验其可行性,那么中国共产党将会保持它的有效性。西方人不明白什么是党内民主,中国共产党内讨论发展政策时十分开放活跃,然而一旦做出了决定,就不会再改变。(作者为英国48家集团俱乐部主席,本文由《参考消息》驻伦敦记者王思佳、桂涛采访整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