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星星:上音就是我的家

星星:上音就是我的家

日期:2017/11/8 阅读 ( 218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星星从不畏惧将来,因为她知道,不管身在何方,上海永远是她的故乡,上音永远是她的家。
记者|周 洁
 
  “嗨,星星,你回来啦!”
  “哇,星星,好久不见!”
  跟着星星走进上海音乐学院的校园,短短几分钟的路程收获的招呼就攒满了一箩筐。在这里生活了7年的她,虽然已经毕业了,显然仍被上音视作家人,这次回到母校也正是因为被邀请拍摄上海音乐学院90周年的校庆视频。那么上音对她又意味着什么呢?
  “上音就是我的家!”星星微笑着告诉我,眼睛里星光点点。
 
上音的第一位亚美尼亚留学生
  
  星星来自亚美尼亚,一个忧郁而美丽的东欧小国,阿斯特丽德·波戈斯扬是她的本名,意思就是夜空中闪亮的星星。在中国呆了8年,星星笑言现在的她更习惯听到的是自己的中国名字。
  你还记得自己的16岁什么样吗?2009年,星星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的时候,就是16岁的年纪。“其实当时申请的主要是欧洲的一些国家,因为年纪很小,家里人希望上大学还是离家要近一点。”星星告诉记者。
  但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星星成绩优异,但只有中国政府奖学金能够让她继续攻读音乐专业。为了坚持自己的音乐理想,这个从小只看过迪士尼《花木兰》和成龙电影的小姑娘带着一颗征服世界的心,勇敢地选择了万里之外、完全陌生的城市,选择了上音。而她,也是上音接收的第一位亚美尼亚留学生。
  初来乍到的星星,对什么都很好奇,语言又完全不通,甚至上水果店买水果都只能靠比划,这让跟着她一起来的妈妈一度非常担忧:在异国他乡,宝贝女儿能否适应好这一切呢?然而这个看上去温柔美丽的小女孩,骨子里却是倔强不服输的性格。为了不让妈妈担心,在上海安顿好的第二天,星星就跟着课表开始了自己的语言学习。
  中国的方块字之难,是许多外国人啃不下来的硬骨头,但星星不服输,也不怕下苦功,通常是早上上完语言课,下午的休息时间都被她拿来学中文练口语。两个星期下来,妈妈看在眼里,便不再提让女儿回国念书的事,自己收拾行囊准备回国。
  龙应台写过:“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到现在,星星依然记得妈妈离开的场景,“我很想装得像个大人,对离别显得不那么在意,看起来酷一点。”
  但妈妈衣服上熟悉的味道还停留在鼻尖,亲抚过脸颊的触感还依稀能感觉得到,看着载着妈妈的大巴渐渐远去,16岁的小女孩还是忍不住哭起来。
  哭一场,生活还要继续。
  几个月后,在星星孜孜不倦的学习下,她终于可以用中国话跟水果店的老板进行正常的沟通交流了,对话完成时的成就感和满足感,令她至今记忆犹新!
  住在学校宿舍的星星,还喜欢跟各色各样的人聊天,校园门口的保安大叔,寝室楼里打扫卫生的阿姨,食堂里打菜的师傅,都是她的聊天对象,“一个人在上海有些孤独,很多心情没有人可以分享,跟他们聊聊天,心情就会好很多。”星星说学校的一大半工作人员都已经成为了她的家人,甚至连阿姨家里的育儿经她都门儿清,熟悉程度远超她的中国同学们。
  而在星星的身上,也留下了深刻的中国烙印——每次想要表达感谢的心情时,星星总是通过鞠躬握手来表达;见到长辈老师时,又常常双手合十表示尊敬。星星觉得,这是她的性格与中国文化的完美融合。
  也正是这种情与情的沟通,文化与文化的接触,让她对上音的归属感越来越强。她总是跟小伙伴们强调,上海就是她的家,她不是“老外”,而是一个“新上海人”!
  
上音,为梦想插上翅膀
  
  本科结束时,星星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在上音继续接受硕士深造的中国政府奖学金,妈妈也专程飞过来参加了星星的毕业典礼。虽然平时也都能视频语音,知道女儿在上海生活得不错,但真正亲眼确认,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从那个交流基本靠手和眼神体会的小女孩,到现在语言沟通全程无障碍,还在校园里混得如鱼得水,自信美丽的星星让妈妈倍感骄傲。
  在上音,星星一步一步将自己对音乐的热爱慢慢实现,也收获了很多演出的机会。
  星星是一个非常有想法而且闲不下来的小姑娘,专业学习、学生会工作、社团一个不落,而作为全校第一个亚美尼亚留学生,她十分希望能把家乡的文化和音乐介绍到中国,让更多人知道自己美丽的家乡。当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管弦系的张老师时,很快就得到了认同和回应。在学校的联系下,星星获得了在上海音乐厅“音乐午茶”演奏的机会。借着同学和老师的支持,星星号召一批志同道合的小伙伴,组成了一个以宣传亚美尼亚音乐作品为主的四重奏组合。
  “音乐午茶”的处女首秀对于星星来说,是一段终身难忘的记忆。在整场音乐演奏中,观众们和演奏者们一起,进入到了音乐的世界。演奏完毕,在场的每个人都被感动了,还有观众特地过来跟星星说,很高兴能够了解世界上还有亚美尼亚这样的国家,有这么美的音乐。这也让星星真的相信,哪怕语言不通,哪怕你我只不过是陌生人,但“音乐是没有国界的”。
  此后多年,星星和她的“四重奏”团队一直不间断地在各个场地演出,直到星星从上音毕业,这个组合仍然被学校保留下来,承担着中外文化交流与沟通的作用。
  两年前,星星受邀到纽约最著名的卡内基音乐厅演出,这让她非常兴奋和骄傲,在翻看节目单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照片旁边写的是“亚美尼亚—中国”,她意识到:“虽然我是亚美尼亚人,但现在我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代表的都是中国和亚美尼亚两个国家。”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星星对于自己在上音受到的帮助总是心怀感恩,虽然只是一个远在异乡的留学生,但依然想要做些什么来回馈这个温暖的社会。
  上音一直都有鼓励学生参加公益项目的传统,一个偶然的机会,星星和校学生会的中国朋友们一起为一家康健院里的孤独症孩童举办了一场音乐演奏会。看到那些一直跑跑跳跳停不下来的小孩子在音乐旋律的带动下,竟然能够安安静静地认真倾听,星星相信,音乐这种无声的语言能够沟通人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看到音乐带给孩子们的变化,也为了让他们能够经常感受音乐的快乐,星星决定把这个活动常规化,还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 Turn on your heart(打开你的心)。关于这个名字,星星解释道,现代社会人的节奏很快,每天忙于自己的事,渐渐地就把心门给关上了,也不再关心身边的人和需要我们帮助的人,所以她想做一些事把心门打开,不仅给别人带去快乐,也让自己快乐。
  不仅如此,星星还经常会去学校对口的敬老院陪老人们聊聊天,或者参与各种慈善活动做志愿者,去年,星星还获得了学校颁发的十佳好人好事奖。对于志愿者工作带来的快乐,她如数家珍,“除了音乐相关的志愿活动,我还喜欢尝试各种不一样的工种,比如在世博会的时候,我是亚美尼亚馆的志愿者,做了很多文书工作,还学会了很多与人沟通的技巧,到现在仍然深受其用。”她顿了顿,说:“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做志愿者是浪费时间,但在我看来,你只不过是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可以让另一些人感到开心,何乐而不为呢?”
  那以后也会一直做下去吗?
  “会啊,一直一直。我觉得我这个人一辈子都会是一个志愿者了。”星星坚定地回答。
 
上课是老师,下课了就是家人
  
  在拍摄宣传片的时候,星星的台词是——如果你有一个音乐的梦想,那么踏进上海音乐学院,你就成功了80%。星星对此深有体会,音乐的道路有多难走,只有拼过的人才会懂。“如果没有上音的老师对我的关爱和督促,也许我根本坚持不到现在。”星星如此相信。
  在研究生时期,星星的专业老师是我国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徐惟聆教授,一提起自己的导师,星星又是敬又是畏。“那个时候我的课外活动很多,录节目、志愿者、学生会什么的,徐老师知道我闲不下来,但是她对我专业课看得很紧,要求很严。一旦拉得不好了,徐老师就会开玩笑地说是不是拉琴的时间又没保证了?”
  为了不辜负老师对自己的期待,星星每天早上6点就要起床,稍作休息就去琴房拉琴,练几个小时之后就是上课时间。“如果没有老师每次对我的提醒和监督,我可能真的不会有毅力每天都练琴。”星星说。而一个不能保证练琴时间的学生,是没办法能够在台上奉献出最好的自己的。
  有的时候,豁达的星星也会变得迷惘,也会对未来和当下有犹疑和踌躇,每每此刻,星星也会找自己导师谈谈心。多年相处,两个人自有默契,往往星星这边刚开了个头,那边徐老师就已经读懂了她的心。“你的性格我知道。”星星记得徐老师总是这么说。
  “亲切得就像我的妈妈。”
  上音不止有妈妈,还有家人。“留学生办公室、管弦系还有其他许多老师们一直都是我坚实的后盾,从我入学的第一天到毕业那天,我做的许多事,像志愿者活动、四重奏组合,包括许多文化交流活动都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每次遇到了困难和问题,他们都是我第一个想到的求助对象。”对此,星星的内心充满感激。
  离开校园以后,星星在徐汇区租了一个小房子,仍旧是每天早上6点起床,但她开始自己做早饭了,住的地方离单位很近,她一般就坐公交去上班,天气好的话还会骑骑摩拜,完全是个本地上班族的派头。在外多年,星星做得一手正宗的亚美尼亚传统菜肴,吃过的朋友们都赞不绝口。她也尝试做过中餐,比如宫保鸡丁,不过她坦白:“中餐做起来真的很复杂,而且自己做不出餐厅里的那个味儿。”
  自信、温柔,又那么豁达、谦虚,难怪星星身边的朋友都用“冰山”来形容她。不过,此“冰山”非彼“冰山”,指的是星星就像宝藏一样,一眼看去只有一个冰山尖,但越交往就越会发现,其实还有更多真正的美好都在水面下藏起来的7/8里。
  
筑梦上海,做中亚文化的使者
  
  毕业前,星星有机会在上海交响乐团实习了一段时间,之后便顺利留任,成为了周平团长的助理。在别人看来,读书、保研、工作,星星的这一路简直无比顺利,但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背后的星星是一个多么努力的姑娘。
  星星的舞台从来不止于学校,在一次表演的开场准备中,她的小提琴演奏引起了法国音乐人昆汀的注意,之后星星就受邀与另几位音乐人一起,组建了一支爵士乐队。
  是的,爵士,以自由随性为特色的爵士和以优雅严肃为特色的古典乐,听上去似乎毫无关系,就连星星自己都曾怀疑,这真的能行吗?
  不过,当这支乐队真的上了台,两种风格完全不同的音乐还真的能碰撞出奇妙的火花。古典乐的演奏是完全看着谱子来的,但在一次表演中,星星的音乐伙伴们似乎已经沉浸在自己的旋律里,完全没有按着谱子进行收尾,而是又多了一个8拍,没办法,本应该进行收尾的星星只好拿起小提琴,配合着爵士的风格继续往下拉,出来的效果竟然意外地不错。
  也正是从那之后,星星变得不再怕谱子,而是更加遵从自己内心的音乐感受。不仅如此,星星还和伙伴们一起制作了一张音乐CD,记录下他们对上海的不同理解和感受。
  不久前,星星还在上海交响乐团的帮助下申请了《留学生在沪工作证》,单位的同事告诉她,她是第一个将要拿到这个证件的留学生,这让星星兴奋不已。留在上海,是目前星星对生活的全部打算。
  那么未来呢?
  星星说她也不知道,“因为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不过,“在上海交响乐团遇到的同事和朋友都非常有趣和善,为了能和他们一起工作,我肯定还会在上海呆上很长时间。”
  不仅如此,星星还透露她或许会继续读个博士。“硕士期间做的是关于亚美尼亚的音乐历史和发展,但是很多问题还没讲清楚,网上的中文资料也特别特别少,觉得自己有责任把亚美尼亚两千多年的音乐成就介绍到中国来。”她还希望通过自己对亚美尼亚音乐文化的研究,能够给将来上音的亚美尼亚学弟学妹传递鼓励和温暖,这是她自己曾经特别渴望的东西。
  星星从不畏惧将来,因为她知道,不管身在何方,上海永远是她的故乡,上音永远是她的家。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