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南辕北辙  >   秋拍拍书

秋拍拍书

日期:2017/11/15 作者: 恺蒂 阅读 ( 236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去拍卖行看预展,是与平时难得一见的各种宝贝近距离接触的最好机会。
恺 蒂
 
  每年11月初,都是伦敦的秋拍旺季。再加上11月2日开始的伦敦亚洲艺术周,收藏家们、专家、古董商、爱好者们聚集一堂,可谓盛会。
  伦敦最大的两家拍卖行,佳士得和苏富比的中国艺术专场的拍卖,分别在11月7日和8日举行。佳士得拍卖主题是“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共有369件拍品,总成交额超过850万英镑。苏富比的“中国艺术珍品”共118件拍品,总成交额不到650万英镑。
  去拍卖行看预展,是与平时难得一见的各种宝贝近距离接触的最好机会,在铺着黑布的桌前坐定,工作人员会把你要看的东西一件件摆在你面前,你可以悠哉游哉把玩摩挲,没人说不许碰这不许碰那。
  苏富比的拍卖中,价格最高的是一对清雍正年间的粉彩三多杯,上有“大清雍正年制”的款,高8.7 厘米。据介绍,这对瓷器“粉彩精妙”“珍稀罕有”,属“传世孤品”,出自收藏家及古董商仇焱之的雅藏,最后的成交价将近200万英镑。佳士得的拍品中,价格最高的是一对明朝的黄花梨圈椅,年代大约为17世纪,西方私人藏,购自嘉木堂。这对圈椅的最后成交价是90多万英镑。
  我更感兴趣的是11月2日苏富比的一场《一位英国藏书家藏品之七》的拍卖。这位私人收藏家是诺福克郡人士,他的藏品主要是英美文学书籍,在苏富比的拍卖始于2010年,每年一场,今年是第七场。
  这次拍卖共有339件拍品,书籍和陶瓷家具玉器等自然不能比,拍卖的总成交金额刚过100万英镑。其中估价最高的是王尔德的一本《认真的重要性》。此书是1899年伦敦初版本,是作者作为结婚礼物送给演员Frances Forbes-Robertson的。它用日本小羊皮纸印成,拿在手上真正有“温润如玉”的感觉。当时总共印刷了12本,这本为第5本,版本页上也有作者的签名。签赠此书时,王尔德已流亡巴黎,在穷困潦倒中生活。据拍卖目录介绍,赠书之时,王尔德还曾附有一信,上写:“亲爱的弗兰金,你结婚了,你的丈夫是位了不起的人。就应该是这样,那些能与神的女儿结婚的,应该是王者,或会变成王者。我没有其他礼物能送你,只有我的一本书,一本荒诞喜剧,《认真的重要性》。我希望这本书能站在你的书架上,能偶尔从书架上看着你。它打扮得很漂亮,它穿着日本小牛皮纸,它属于那个限量为九本的家族。它和那些流行版本没有共同语言,它压根就不愿意承认它的那些售价几个便士的穷亲戚们。”此信被收入《王尔德书信集》中。此书最后以将近12万英镑的价格成交。
  拍卖中还有一本海明威的《我们的时代》,巴黎三山出版社1924年出版。因为我翻译过西尔维亚·毕奇的回忆录《莎士比亚书店》中,记得她曾提到过三山出版社,当然就很感兴趣。这本书是小对开本,用手工纸,手工印刷而成,当时共印170本,此本是第69本。这是海明威的第二本短篇小说集,封面字体全是小写,内文纸大字少,似乎就是为了突出海明威文字的简练。这种字体和排版的方式在当时很少见,更像艺术家手制书,很有现代感。书内有木刻作者像,扉页上也印着此书当年由莎士比亚书店出售。毕奇的回忆录中说:1923年伯德成立了三山出版社,“他出版的书都完全出自他的个人爱好,而且印数很少”,他的出版社也极小,有一天,毕奇去看他,“他正在印书,他就跑到外面的人行道上来和我见面,因为他的办公室里只够放得下那台手动印刷机和他这位印工兼编辑”,而且“伯德对善本书了如指掌,他自己就是位藏书家,所以,他出版的书都是藏书家梦寐以求的。他们都是印刷在精美宽大的纸张上,字体非常漂亮,而且都是限量本”。看来,伯德手印的书不仅在当时就得到藏书家的喜爱,今天也是如此。这本薄薄的只有31页的手工书最后的成交价为2.5万英镑,在现代文学经典中属于大价钱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