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评  >   他让历史书写焕然一新

他让历史书写焕然一新

日期:2017/11/23 阅读 ( 2786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当全球史从“欧洲本位”跳出来,当那些浩如烟海的文字不再沉湎于主要宗主国的杀伐攻讦,当原本处于“边缘”的国家与地区被纳入人类之网的重要部分,历史呈现出它新颖迷人的色彩。
撰稿|宗 城
 
  《麦克尼尔全球史》属于通史类全球史,但它又不只是一本新瓶装旧酒的常识性读物,它里面有很多新东西。不只是新的历史发掘,还有看待历史的新方式。麦克尼尔用一个大胆的想法串联起纷繁的史料,他提出“网络”在全球历史变迁中的重要性。他认为,在漫长的历史中,文明生长的关键在于人们彼此之间结成的各种交往网络。从远古祖先松散、零碎的交往网络,到早期农业社会的地方性网络,到电子时代的全球网络,交往网络的演变发展,正是人类文明成熟发展的过程。
  威廉·麦克尼尔声名显赫。他曾担任美国历史学会主席、美国世界史学会主席,他的成名作《西方的兴起》曾获美国国家图书奖。这位全球史的领军人物下笔纵横捭阖,行文流畅明快,且结构规整。整个人类的历史,在他的框架中都密而不乱。而在《麦克尼尔全球史》这部学术生涯的收官之作中,他延续了自己的特点,这是一本鞭辟入里但并不艰涩的历史读物。
  要了解《麦克尼尔全球史》,需要对作者所处的时代有所把握。麦克尼尔初出茅庐时,维多利亚史观尚未消散,文化形态学说、历史唯物主义学说和“新史学流派”蓬勃发展,它们互相冲击,但都对麦克尼尔的治学思路产生影响。尽管麦克尼尔对斯宾格勒、汤因比非常尊重,但他对文化形态史观提出过严厉的批评,诚如王晋新所言:“麦克尼尔有意向斯宾格勒的《西方的衰落》一书挑战。再则,他的‘文明扩散论’亦是有意与斯宾格勒、汤因比的‘历史的研究’斗法。” 在谈到自己的《麦克尼尔全球史》这本书时,麦克尼尔说:“我生平的雄心壮志如今已竭尽全力并心满意足地实现了……不管怎样,我怀有一丝希望,即人类之网这一概念将风行起来,我们提出的交流模式的核心概念,随着交通和信息储存与获取的改善而变迁,让其他历史学家认为是一种比其他原有范式的解释更好的理解人类过去的方式。”
  《麦克尼尔全球史》和传统世界史著作最大的不同是:它并未将世界史作为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军事政治文化的简单集合。当我们翻阅过去的历史,大量作者热衷于洋洋洒洒谈论国家间的战争、不同阶层的对抗以及若干王朝的兴衰,世界史的主体被简化为政治史、经济史或文化史,而麦克尼尔将视线拉长,他更看重不同文明间的“关系”,而非它们的内部变化。除了政治经济与文化之外,他花费了不少篇幅来谈论农作物、战车、仪式、社会结构、金属和运河,书写全球史需要非常庞大的知识储备和对不同学科知识的系统掌握。
  同时,我们会发现:中国在麦克尼尔书中的分量不浅,在《麦克尼尔全球史》中,关于中国文明的分析文字很多。麦克尼尔尝试将中国文明纳入整个世界文明的网络中,而不是孤立地谈论它。他曾说:“1000年前的中国应是世界史的重心。”他这个说法是否站得住还需另谈,但一位西方学者敢于提出这样的观点,可见他的大胆与魄力。
  于是,当全球史从“欧洲本位”跳出来,当那些浩如烟海的文字不再沉湎于主要宗主国的杀伐攻讦,当原本处于“边缘”的国家与地区被纳入人类之网的重要部分,历史呈现出它新颖迷人的色彩。
  历史不是老古董,历史常读常新。当今的年轻一代正身处一张张电子巨型网络之中,网络仿佛新鲜事物,但原来它早已深深影响了人类。阅读《麦克尼尔全球史》,走进这张“人类之网”,其实,恰恰是为了更好地了解我们当今这个时代。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