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评  >   山间兰花飘幽香

山间兰花飘幽香

日期:2017/11/23 阅读 ( 244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他努力在有限的空间内表达无限的内涵,在一花一草,一木一石中,承载满满的人文情怀。
撰稿|沈嘉禄
 
  上海大厦10楼有一个百老汇雅集艺术空间,多年来持续不断以一种行板的速度为艺术家举办个展,这次已是第四十七场,登场的是瞿志豪。
  瞿志豪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上海市大学书法教育协会会长。他还有一个不是头衔的“头衔”让同侪羡慕——他是著名书画篆刻家来楚生先生的入室弟子,在瞿志豪尚在读中学那会,15岁便正式成为来先生的学生,直到来先生去世。
  他的师兄童衍方曾这样讲:瞿志豪能够有今天的成功是他的第一口奶吃得好,吃得富足。我认为这句话是十分有道理的。瞿志豪是来先生门里年纪最小的学生,来先生对他的艺术教育关爱有加。先生教他临帖,可以一通一通地送他示范的稿本。先生教他画画,规定每周一次,示范画法,让他将画稿带回家临,下次再带回习作进行批点,接着再画新的,如此反复,使瞿志豪至今积存了四十多幅作品,这真是一笔丰富的遗产。来先生教他篆刻,从汉印学起,把自已撰写的篆刻心得文章交给他研读。
  说起瞿志豪,有人误以为他是近年来冒出的新人,其实他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己经是活跃在书画艺坛上的一个人物了。1975年在方去疾先生的推荐下他成为上海书画出版社(当时称东方红书画出版社)的一名篆刻作者通讯员,这是一个由书画出版社组织的艺术团体,约三十多人,分理论、书法、篆刻三个组,都是当时社会上有些艺术成就的人才被邀请。1976年作为《书法》杂志筹备人的周志高到他单位要商借,希望他到出版社当编外编辑,协助《书法》的创刊。从这一年开始,瞿志豪的隶书和篆刻得到了充分的锻炼机会,他的作品有机会在报刊上小荷露出尖尖角,并引起海上艺苑的关注,也因此,他是中国书协和上海书协成立后比较早的一批会员之一。
  后来瞿志豪有机会调入上海中国画院当一名职业画师,却因所在单位有心栽培,坚不放行,他只得在高校做了几十年的科研与教学工作,后来又挑起了副校长的重担,白天在办公室处理各类令人头痛的事务,晚上回家则沉醉于文房四宝营造出来的清静世界。一到退休年龄,他毫不恋栈,第二天就欣然回归于一位艺术家的角色。瞿志豪是有大智慧的人,也是有大情怀的人。我时常思忖,即便在艺术市场风生水起的当下,来先生的艺术成就还没有获得足够的认识与评价。这一点,来先生的多位学生也有同感,那么瞿志豪或许以此为激励,欲以自己的艺术成就,从侧面来证明来先生的博大精深。所以他像来先生一样,不常以大尺幅作品呼风唤雨,而是以小见大,以小取胜,在有限的空间内表达丰富的内涵,在一花一草,一木一石中,承载满满的人文情怀。不争不抢,不怒不怨,不徐不疾,不骄不躁,从大自然中捕捉一个个和谐与温暖的瞬间,抒发真善美的心灵感受,将健美静好的事物呈现在大家面前,让观众获得生动饱满的愉悦感和丰富联想。《朝辉映红》《丰收》《岁月清供》,从传统程式中跳出来,以扎实的形象和鲜明的色彩关系表达一种对生活的乐观精神;《秋塘清气》《山间兰花飘幽香》《暗香浮动》等从大自然中汲取精神资源,举重若轻地完成独立人格的诗性外化;而在《桃林寻雀图》《歌唱希望》《农舍小景》《八哥观仙》中,在小动物身上倾注温馨的真情实感,意趣生动曼妙,表达了画家豪迈旷达的性格特征与收放自如的人生态度;而稍与来先生不同的是,瞿志豪还涉笔山水,通过《水乡》《春风又绿江南岸》《轻舟已过万重山》来畅抒情怀与志向,这也等于在祭告乃师,今天的文化环境已经惠风和畅,民族复兴霓云在望,因此不妨借景抒情,倘若老师在天之灵有知,当含笑于彩虹之上。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