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反思共享经济倒闭潮 “团灭”早已注定

反思共享经济倒闭潮 “团灭”早已注定

日期:2017/12/6 阅读 ( 355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共享是个筐,啥都往里装。然而,绝大多数项目在市场上似乎根本就没掀起什么浪花。
记者|刘朝晖
 
  经昌盛喧闹的共享单车圈近期遍布阴霾。11月19日,酷骑单车因运营成本增加且没有资本进入宣布倒闭。同月,一向以服务态度著称的小蓝单车也因融资不顺倒闭。从今年6月份开始,小鸣单车、町町单车、悟空单车、3Vbike、卡拉单车等一大批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倒闭,而使用者的押金,自然是没了下文。
  短短半年时间内,就有7家共享单车企业结束了短暂的生命。从一开始的惊艳亮相,到行业爆发性增长,再到如今一波又一波的关闭潮,被戏称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只用了 2 年。与此同时,同样笼罩在“共享经济”光环下的共享汽车平台也出现了难以为继而倒闭的状况。至于其他打着共享旗号的什么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之类的项目,更是基本处于被“团灭”的状态。
  以共享单车领衔的共享经济项目的热潮来得快,退却得也如此之快,让人们不禁思考:昔日被资本垂青,被媒体和大众拍手叫好的共享经济,是否迎来了凛冽的冬天?
 
共享项目倒闭潮接踵而来
 
  就在今年年初,共享单车的市场还处于“百花齐放”的状态。各种颜色、品牌的共享单车随处可见,当时,有网友调侃道,“共享单车遇到了最大的难题,就是颜色不够用了。”而曾经一个调色盘都装不下的共享单车游戏,如今热闹过后,剩下了一地鸡毛。
  今年6月13日,重庆的一家名为“悟空单车”的共享单车撑不下去了,运营方以公司战略发生调整为由,宣布自6月起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这也让悟空单车成为共享单车行业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
  当时或许谁也没预料到,悟空单车的倒下,竟然产生了多米诺骨牌般的连锁效应,由此产生了一份不断在加长的共享单车行业的“死亡”名单。
  悟空单车退出共享单车市场的当月,河北的共享单车品牌3Vbike也宣布停止运营,此时距离3Vbike上线仅4个月时间,比第一家倒闭的共享单车品牌悟空单车的5个月运营时间还要短。8月初,江苏的町町单车被媒体曝光老板已经“跑路”,原本尚有一两人办公的町町单车办公地点已经“人去楼空”;进入9月,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相继被曝押金难退……
  到11月19日,深陷倒闭和跑路传闻的酷骑单车发出一纸“酷骑单车后续使用及退押金事宜的通知”称,北京的办公室将暂停办理押金退还业务,用户退押金都要去位于成都的公司。当月,曾以“体验好、管理精细”自居的小蓝单车也被曝公司宣布解散,非但没有兑现“押金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的承诺,位于北京市的总部同样已经人去楼空。
  小蓝单车倒闭的风波还未过去,小鸣单车也出事了。小鸣单车公关部员工近日在微信群内爆料,称小鸣单车的实际控制人已经失联,公司裁员99%,连 CEO 也被解雇,全体员工都处于欠薪状态。
  遭遇寒潮的不仅仅是共享单车,看上去很是“高大上”的共享汽车领域,也就是汽车分时租赁行业,同样也有公司黄了。
  2016年8月,就有相关人士曝出新能源车分时租赁的“友友用车”正在进行裁员,并正在处理后续事情。到今年3月,传闻变成了现实。到今年3月10日,友友用车正式宣布停止运营,而停运的原因是“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友友用车的前身友友租车,是一家专注于P2P共享租车的平台,到2015年10月品牌升级为友友用车,专注新能源车分时租赁。
  与友友用车类似的还有汽车分时租赁平台EZZY。今年10月25日,EZZY的运营公司发布致用户书,正式宣布终止服务,公司已经解散并已进入清算及清偿阶段。创立于2014年的EZZY,最初是作为即兴社交平台上线的。2016 年 3 月,EZZY宣布转型成汽车分时租赁平台正式上线运营。今年5月,EZZY还在北京希尔顿酒店高调举行战略发布会,宣布全新的品牌形象、产品和车型上线。用户可以通过EZZY手机软件预订到宝马、奥迪等豪华品牌汽车,租用车辆按分钟计费。当时曾有不少人欢呼:这样的共享汽车的出现,使得更多的普通人能开上“豪车”。而EZZY创始人也曾说过,他们已经拥有了10万用户。
  不过悲惨的是,两家共享汽车公司从转型到落幕,都只有短短的一年半时间。
  此外,同样身处冬天的,还有巧借“共享经济”东风发展起来的共享充电宝。不过,共享充电宝从发展初期开始就争议不断。其中聚美优品CEO陈欧与王思聪之间的互掐,更是把共享充电宝的争议推向了高潮。
  共享充电宝的发展似乎如王思聪之前所预料的并没有掀起很大的波浪,成为第二个“共享单车”,倒是频频遭遇寒流,目前已经连续有好几家共享充电宝相继“离场”。据媒体报道,共享充电宝企业中已经有包括河马充电、小宝充电、创电、放电科技、pp充电、乐电、泡泡充电等七家共享充电宝企业走到了项目清算的阶段。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率先倒闭的河马充电,曾在今年4月份获得过梅花天使领投的数千万元天使轮投资。
 
一哄而上缺乏科学管理决策
 
  共享单车诞生之初,既解决了人们“最后一公里”的尴尬,又分担了日益紧张的公共交通,带有极强的“道德光环”。随着领头企业 ofo 和摩拜一轮又一轮成功融资的新闻,整个市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资金疯狂涌入,一时间共享经济被推上了风口浪尖。2017年,只要搭乘上共享经济的飞船,各种资本便乘着光速飞奔而来。在不断膨胀的共享经济星系里,我们看到了共享房屋、共享汽车、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图书……以及不可描述的共享衣橱、共享厕纸等更多打着“共享”旗号的项目。共享是个筐,啥都往里装。然而,绝大多数项目在市场上似乎根本就没掀起什么浪花。
  时至今日,对于大批共享单车公司的倒闭,多数共享用户除了一声叹息,并无太多的怜惜之情,剩下的只有对公司倒了,押金有去无回的焦虑。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的是“电话一直没人接,我的押金到底什么时候能退?!”之类的担忧。
  在某种程度上,共享单车公司的倒闭没有太多人来同情,是因为一哄而上给城市管理带来了困扰和难题。为了竞争,各大小共享单车企业的过量投放也日渐形成了一个新的社会“负资产”。共享单车最鼎盛的时期,在上海、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遍地都是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甚至已经阻碍到行人车辆正常的行动。上海市交通委的负责人就曾透露,上海全市的共享单车在高峰期曾达到170多万辆,远远超出了城市合理需求。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出面,出台对于共享单车(官方称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的管理和限制措施在所难免。现在很多地方都在解决问题,一方面是限制单车继续投放,另一方面是人工“疏堵”,开车将共享单车换地方。但是无论怎样解决,都治标不治本,城市发展还是跟不上经济发展,而且现在有能力“疏堵”的也就那么两家公司,其他公司根本没这个实力。在这种恶性竞争下,结果只是进一步加大了大多数处于第二第三层阶梯的企业的生存难度。
  使用者的文明素质也成为了不少共享项目成败的又一影响因素。3Vbike创始人巫盛华就曾告诉媒体,他投入近百万元造了1000辆自行车,投放市场后仅找回几十辆,部分地区车辆丢失率达到100%,实在撑不下去了。除了共享单车,还有共享雨伞,一天500把全部消失。还有其他共享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这个共享手机充电桩和充电宝。今年315的时候,有人曝出在用共享手机充电桩充电的时候,不仅手机被恶意安装了程序,还被黑程序控制手机,轻则泄露个人信息,重则银行卡的钱不翼而飞。充电宝竟然也不安全,前期有人测试,发现在里面可以安装恶意程序,当时有人还不相信,结果没多长时间就曝出来,手机被黑了。
  与共享单车不同,多数人认为,共享充电宝本来就是伪需求,付出的押金还不如自己买一个随身带着来得方便踏实。这种项目根本就是拍脑袋的低智商决策。
 
资本逐利的成败游戏
 
  共享单车和共享汽车公司的相继关张,给共享经济打上了一个大问号,这样的共享经济还没有彻底繁荣难道就已经开始逐渐走上了下坡路?难道正如EZZY创始人付强所说“死亡,是所有分时租赁公司的最终命运”,所有的共享公司都是一个由生到死的过程?
  回想当年打车软件的千团大战,从最初的五千多家到最后剩下的一百多家,再到最后活下来的屈指可数的几家,打车软件经历倒闭潮后,最终的赢家也只有滴滴和Uber。共享经济的风口,背后呈现的实际上是一场资本逐利的游戏,能笑到最后的寥寥无几。共享单车和共享汽车都会是这样,在资本、战略、执行力角逐混战之后,依然无法逃脱“寡头效应”。共享单车的倒闭潮,更知名的原因在于融资失败和资金链断裂接,撑到最后也就是以“摩拜”和“ofo”为头的区区几家而已。
  摩拜单车与ofo被公认为是当下市场的第一梯队,如今两者都找到了自己的“靠山”。有网友笑称,曾经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市场,现在似乎仅剩下“马云单车”和“马化腾单车”。 据了解,目前马云单车分布在全国不同城市,分别有ofo小黄车、永安行、优拜单车、哈罗单车等多个共享单车战队,这些共享单车能够通过支付宝相应的芝麻信用分获得免押金骑行。摩拜单车则出现在微信钱包的第三方服务及微信小程序中。据了解,目前腾讯为摩拜第一大机构股东,持股在10%-15%,拥有董事会一席。相比马云单车,虽然暂时没有施行免押金战略,但是却总是“一言不合就撒钱”,不仅经常举办免费骑行的活动,还有摩拜红包车。
  相比两大共享单车巨头屡屡获得数亿美元的多轮融资,其余的中小型共享单车企业获得的资本垂青就可谓蜻蜓点水了。资本的差距,拉开了寡头与这些苦苦支撑的单车企业在市场投放与开拓上的距离,也使得中小型共享单车企业无力提高技术手段,在运维和大数据管理应用上处于极其弱势的地位。
  即便是摩拜和ofo,近期也有媒体报道称两者因市场扩张成本高,资金告紧,已经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挪用总金额高达60亿元,自行车厂以及公关公司等供应商的付款也均已暂停。对此,两家企业均发布声明予以了反驳。近期更有“摩拜和ofo最快或将于今年年底前合并”的消息放出,这次合并主要由腾讯主导,金沙江创投也参与推动,两者分别为摩拜和ofo的主要投资方。
  由今年年初的爆发式增长,到下半年的锐减,共享单车企业倒闭,合并的新闻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行业洗牌也早已是共识。在资本的眼中,追求最大化的利益是永恒不变的主题。有专家指出,如果迟迟没有找到盈利的方式,占据着这个行业95%的市场份额的两个巨头,合并只是时间问题。
  再来看看共享汽车,同样是资本为王的画面。虽然北京做共享宝马的EZZY公司倒闭了,前段时间刷爆朋友圈的沈阳共享宝马没动静了,北京还有两家做共享宝马的公司也销声匿迹了,但是宝马公司在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将ReachNow即时共享出行服务带到了中国。宝马公司首批投放100台宝马i3电动汽车其选择的合作方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运营企业——环球车享旗下的EVCARD。
  根据业界人士的不完全统计,国内注册运营分时租赁的企业数量已经达到370家,实际有车队运营的公司数量超过100家。除了3到4家大公司投放的车辆数量超过1000辆之外,大量的共享汽车品牌投放量不到500辆。共享汽车的特点,决定了这个行业的重资产运营的特点,如果没有雄厚的资本背景,很难做到规模效应,也无法带给用户更方便更高效的体验。实际上,像EVCARD和GOFUN这样的大型汽车分时租赁企业,背后的资本方正是上汽集团和首汽集团这样的财大气粗的整车企业或汽车服务企业。
  有人说,共享单车等企业只是互联网化经营的传统业态,不同的只是经营模式而非经济模式。暂且不论现在的共享经济是不是一个伪概念,但盈利方式不明,市场泛滥,共享经济确实面临众多问题,但我们也依然期待着共享单车和共享汽车们可以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为共享行业在经过前期的野蛮生长后,逐渐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找准正确方向。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