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评  >   困兽记

困兽记

日期:2017/12/27 阅读 ( 329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貌似一个家庭伦理的故事,其实是个时代的肠镜,人性的消化系统紊乱,人与人相互伤害着。
撰稿/曾念群
 
  故事改编自鄂尔多斯一个子女绑架老人案,也是导演周子阳熟悉的真实事件。但绑架的情节并不突出,只是一系列矛盾的拐点。其实不用五花大绑,老杨一出场,就已是被现实捆绑得像个粽子的雄狮,剩下都是困兽犹斗。
  老杨是多维度的,对外他好面子讲义气,偷妻子的手术费,帮卢布森度过困难。对内他蛮横固执,不顾妻儿,众叛亲离,像一个孤独的老混球。一副墨镜,一辆电动单车,在遗落的工业荒原中,一骑红尘的老杨,像个酷酷的哈雷骑士。
  镜头里的老杨气场强大,困兽犹斗,越是至亲之人,越是被扑咬。被儿女捆绑之后,盛怒之下把儿女告上法庭,还赌气拒绝调解。这部分不仅仅是老杨的家庭故事,也是互相伤害的中国家庭之写照。
  当然,老杨也有柔情的一面,有人说这是他尚未泯灭的人性,我不认同,恰恰这才是他真实的底色。老杨对牧民卢布森,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对情妇莉莉,恰似一江春水向“冬”流。困兽的气场再强,也是透支出来的,老杨在莉莉身上没折腾几秒钟,就败下阵来,这是佯装不出来的现实。
  影片除了现实的冷暖,还有很多超现实的隐喻。卢布森的骆驼病了,却找不到兽医,因为兽医赚其他钱去了,这是牧群中最后一只公骆驼,牧区文明,就这样被工业文明肢解了。老杨和莉莉欢愉后的梦境,出现一匹翩翩白马,那是老杨一去不复返的青春,插着管子的模糊影像,是重病缠身瘫痪多年的发妻。洗浴中心的神秘乌鸦,老杨把它从墙里刨出来,然后放飞,乌鸦的不祥、不安和聒噪,是老杨的处境,老杨的灵魂也需要被放飞。
  老杨是“乍富阶层”,也不知道谁发明的名词,智慧又刺痛。上世纪80年代后改革又开放,说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同时也让一些人乍富起来。“羊煤土气”的鄂尔多斯如此,早前开放的东南沿海亦如此,尤其南方很多密集型劳动先富起来的地区,乍富阶层不在少数。后来工厂不景气,乍富阶层比比皆是。近年资本大行其道,民间借贷和民间资本祸乱成灾,步子一大扯到蛋的更是大有人在。
  鄂尔多斯依仗资源经济井喷,老杨是搭过便车的,乍富之后从此再也不愿下台。人嘛,往往就是这样,总喜欢去勇攀高峰,一旦上了梯子,哪怕穷困潦倒到了海拔线下,心理却一步也下不来了。老杨不仅经济破产,人生也破产,终成游手好闲、吃喝嫖赌、众叛亲离的老杨。影片并没有用台词去吐槽时代,在遗落的工业文明里,老杨就是时代的缩影和代言人。
  故事有儿子绑架老子的纪实背景,貌似一个家庭伦理的故事,其实是个时代的肠镜,急功近利的工业文明吞噬一切,撕裂一切,人性的消化系统紊乱,人与人相互伤害着。老杨为老不尊,儿女们病急乱绑架,其实绑架是没用的,强签的协议也不会有执行力,一切不过是无奈的挣扎。这个家庭已被财富的幻梦所撕裂,失去了爱的能力。
  毋庸置疑,老杨是个老混蛋,却是我深表同情的老混蛋。导演周子阳还是有想法的,先将一个粗粝的混蛋老杨塞到你跟前,让你厌恶,让你反感,然后又用各种细节去加以丰富他,雕刻他,让你爱恨交织,心怀恻隐。
  影片无意洗白一个老混蛋,而是一曲人生的挽歌。病妻只是一个符号,是他无法摆脱的困境,是他生活的癌,情人莉莉也只是一个符号,是他的迷幻剂,他的精神出口。所以妻子是医不好的,莉莉也是手中沙。莉莉的离开,把老兽手中最后一根感性的稻草抽走了。家庭尊严扫地,生活没有希望,灵魂出口被堵,他最后的尊严,就是选择与老伴一起“安乐”,这是他唯一能左右的现实。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