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城与事  >   卖葫芦的老太太

卖葫芦的老太太

日期:2017/12/27 阅读 ( 170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江泽涵(浙江宁波,销售)
 
  老太太不甚老,只是这么叫上了。一天傍晚路过小区西门,我的步子被她那串爽朗的笑声唤住了:“后生,买个葫芦哈,我卖得可好啦!”
  我瞟了眼地摊上还剩的四个葫芦,恰见一只虫子翻上来,不禁想起乡间的葫芦味,一炒就熟,且鲜嫩,也没问价格,挑了个不大的。老太太秤杆一横,拨度秤砣,报了斤两算了价格:“六块二。”
  我抽出一张十块纸币,一顿,问她可有用支付宝或微信。她笑笑:“年纪大了,不懂这些时髦东西哈。”
  我接过一把钢镚,说:“老太太,再见!”
  购销初次合作良好,一般不会轻换。
  久了发现,桌上一毛钱硬币越积越多,除了菜摊子很难花得出去,我出门时不愿带,嫌口袋沉甸。我和老太太说:“帮我把一毛的零头抹了吧?”
  一日,再请老太太帮抹零,她说:“没事,对我来说,少两毛没事,多两毛也富不了。”她方大的脸上每一个细胞都泛着浓浓的笑意,可这话多少让我有些不舒服。
  我炒菜喜欢剥两瓣蒜头,老太太没种蒜,便去了另一头买。回来时,听见一个粗嗓子:“现在的年轻人真不像话,我老太太这里还要来讨个一毛两毛的零头便宜!”这声音熟得我竟不好意思抬眼。一转念倒也想开了。这次没买葫芦,选了三条青瓜,也不请抹零了。老太太抽了个白色塑料袋来装。
  我起身环望是否有水果摊,低头时,那白袋子变成了蓝色的。老太太手上揪着半截青瓜,地上有些汁液,敢情是刚掉地上断开了。
  我直着手指,愣是说不上话来。老太太讪讪拎出已塞里头的半截,换了一条整长的。“再见。”我淡淡说。
  最近一次路过,看见老太太的摊前蹲着一个大妈。老太太似有些吃力,提秤的手腕都翻朝天了,另一手寻找秤砣的平衡点。“别压下去!”那大妈拿住老太太翻天的腕子,翻回手背,然后秤杆迅速斜垂。
  老太太眼明手快,接住秤砣,压低嗓音,狠狠地说:“我哪儿有压,不要乱说!”
  难得有风吹过来,虽是暖烘的,但心已坦然了许多,我再不觉一丝歉意。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