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  >   总统身体行不行,谁说了算?

总统身体行不行,谁说了算?

日期:2018/1/26 作者: 金姬 阅读 ( 184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在美国东北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特·吉尔伯特(Robert Gilbert)曾对美国总统进行过深入研究,他发现这些总统或多或少都有过心理或生理上的问题,都曾试图掩盖他们的病情。

 

记者|金 姬 漫画|崔 泓


       当饱受争议的畅销书《火与怒:特朗普白宫内幕》吐槽现任美国总统精神可能有问题时,72岁的特朗普不但连发“推特”予以反击,1月16日还让白宫公布了自己4天前的体检报告,结果是“非常健康”。
  虽然针对此次特朗普体检报告的质疑声不绝于耳,但像美国这样敢于公开领导人身体状况的国家并不多。察哈尔学会研究员王鹏对《新民周刊》表示:“一般来说,英法德加等西方国家都有类似的规定或者惯例。非选举的国家以及一些王朝国家,一般对领导人的健康状况讳莫如深,同时也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来规范。但越是如此,外界往往越是好奇,关心其领导人健康状况——因为一旦有闪失,可能就是变天的前兆。”  


特朗普体检报告失实?
  
  1月12日,特朗普接受了上任之后的首次健康体检,约为3小时,负责检查的是罗尼·杰克逊医生(Ronny Jackson)。杰克逊医生1月16日在白宫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总统的整体健康状况非常好,特朗普很容易地通过了旨在测试他精神状态的认知评估。
  据悉,特朗普身高1.92米,体重239磅(约109公斤),但鉴于特朗普爱吃垃圾食品并很少做除打高尔夫球以外的运动,特朗普的BMI指数(身体质量指数)为29.9,属于超重和肥胖的边缘。特朗普自2016年以来增加了3磅(约1.4公斤),他服用了一种降低胆固醇的药物,杰克逊说他可以增加药物剂量,也可以通过更多运动和健康饮食来减重。
  此前,特朗普不健康的饮食和作息习惯一直为公众所诟病。众所周知,特朗普是垃圾食品的拥趸。他是个疯狂可乐迷,他经常一天喝12罐健怡可乐,每日咖啡因摄取量远超医师的建议值。他的主食基本就三样:披萨、肯德基和麦当劳。特朗普前竞选助理说,从没见过特朗普吃水果或者坚果,他身边的人说,特朗普还是吃蔬菜的,比如培根、鸡胸肉、蔬菜混合沙拉里的蔬菜,或者牛排旁边的那一撮配菜。他最爱吃的零食就是原味乐事薯片和香草味的奇宝手指饼干。这两样是他私人飞机里的“常客”。
  然而,这份体检报告却令怀疑特朗普健康状况的人哑口无言。杰克逊医生甚至在记者会上笑称:“如果总统在过去20年饮食习惯更好的话,他甚至能活到200岁。”
  此外,为了打消外界对总统精神健康的疑虑,特朗普特别要求杰克逊医生给他做了一项名为蒙特利尔认知评估的测试,以筛选诸如老年痴呆症之类的任何认知障碍。特朗普在这一部分得到了满分30分。杰克逊医生总结说,总统思维非常敏锐,他的身体健康状态能够顺利完成这个任期,如果他能够连任,在下个任期内,他的身体健康状态也符合担任总统的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杰克逊医生话音刚落,第二天就被打脸了。美国知名神经外科医生、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首席医学记者古普塔(Dr. Sanjay Gupta)1月17日公开发表讲话,质疑特朗普的体检报告,称特朗普患有40岁以上男性中很常见的心脏病。
  古普塔指出,特朗普血管中钙水平指标为133,而超过100就表示血管内有斑块出现,患者有心脏病。根据特朗普的正式医疗记录,2009年他的冠状动脉钙指标为34。2013年,这一指标值升至98。古普塔还表示,如果特朗普不服用降胆固醇药物或采用更为健康的生活方式,“他在今后3-5年有中度心脏病发作风险”。
  在古普塔的追问下,前一天还在拍胸脯保证特朗普身体“杠杠滴”的杰克逊医生不得不承认总统有心脏病。
  事实上,根据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2015年的统计,41.5%的美国人有心脏病。在王鹏看来,对于像特朗普这样一个超重的72岁老年男性来说,其健康程度和运动能力都超越了同龄人。
  
休产假的女总理
  
  在美国白宫公布特朗普体检报告2天后,38岁的新西兰女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1月18日在社交媒体上宣布怀孕。作为新西兰首位女总理,阿德恩也将成为世界第二位任内产子的政府首脑。
  阿德恩2017年10月出人意料地带领工党成功逆袭,当上总理。这距离她出任工党党首仅有2个多月,距离她成为议员不到10年。有意思的是,2017年8月,当媒体追问参与竞选的阿德恩的“造人计划”时,当时这位37岁的未婚女性有些生气,认为这和大选无关。
  事实上,新西兰有着注重男女平等的传统。1893年,新西兰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女性享有投票权的独立国家。1972年,新西兰出台了同工同酬法案,规定同一工种从业者不能因性别差异得到不同的薪酬。基于社会对男女平等的高度认同,女政治家在新西兰反而有了许多优势。去年大选时,阿德恩青春靓丽、具有亲和力的形象,都为她赢得不少年轻选民的支持。
  据悉,阿德恩是在正式当选总理前6天发现自己怀孕的,预产期在今年6月。届时,她将休6周产假,副总理彼得斯(Winston Peters)将代行总理职责。而她的男友克拉克(Clarke Gayford)将成为全职父亲照顾家庭。
  阿德恩宣布怀孕后,新西兰副总理彼得斯、反对党国家党领袖英格利希、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等均送上祝福,媒体也纷纷点赞。
  《新西兰先驱报》认为,总理怀孕是一个影响历史进程的事件。在当代历史上,只有巴基斯坦已故前女总理贝·布托在任职期间生产——1990年1月25日,37岁的贝·布托在其任职期间产下自己的大女儿巴克塔瓦(Bakhtawar)。而她1988年竞选期间,生下了儿子比拉瓦尔(Bilawal)。
  男性国家领导人倒有不少“任上添子”的,如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和布莱尔。新西兰舆论认为,男女领导人不应被区别对待。新西兰“Stuff”新闻网站称,总理阿德恩在职期间怀孕生子将是新时代女性的榜样,她证明了“女性怀孕不会影响到工作表现”。

犹抱琵琶半遮面
  
  王鹏指出,里根1980年代当选总统以来,美国总统公布全面健康状况就形成惯例,即在任期内公布四次体检报告。此前奥巴马、小布什都是这样。所以说,此次特朗普做体检,并不是建制派在特地为难他。根据美国1967年宪法第二十五修正案对继任程序所作的具体规定,因为个人健康状况而丧失履行职责能力的总统应该主动辞职;即使其本人不主动辞职,也有机制来让其移交权力。
  2007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在接受例行体检时因为需要做结肠镜检查,会被麻醉短暂失去知觉,而根据宪法规定临时将总统权力移交给副总统切尼。这种“透明”的风范让很多人相信他们的健康没有问题,同时也不存在隐瞒、作假。除此之外,领导人公布健康状况让媒体和公众公开讨论,也拉近了自己与民众之间的距离。
  当然,事实并非如此,美国也曾经历过总统健康“遮遮掩掩”的阶段。美国东北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特·吉尔伯特(Robert Gilbert)曾对美国总统进行过深入研究,在《致命的总统职位:白宫里的疾病与痛苦》一书中,吉尔伯特审视了包括罗斯福、艾森豪威尔、肯尼迪、里根等在内的许多总统的白宫生涯,他发现这些总统或多或少都有过心理或生理上的问题,都曾试图掩盖他们的病情。
  例如,唯一一位连任4届美国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就是被最长久、最巧妙地虚构为一位健康总统。在其长达12年的任期里,先后遭遇大萧条时期和二战爆发,是美国历史上最艰难的岁月之一。同时在这12年里,他与工作人员掩饰了他因小儿麻痹症若无支撑就无法行走的状况。罗斯福只有一张坐轮椅的照片。其他照片都是坐着或站着的,有时在一张桌子后面,有时则站在一个人旁边。其实,他只能依靠两个坚固的钢护腿勉强站一会儿。
  2014年年初,德国总理默克尔因为在圣诞节休假期间滑雪受伤,致使骨盆处有一处骨折。事发后,德国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政府发言人公布了默克尔受伤原因以及最新身体状况,并告诉记者默克尔需要在未来三周卧床休息。最后,政府发言人还对未来三周默克尔的工作安排做出了详细的解释。
  在很长一段时间,国家领导人的健康问题是一个敏感话题。
  以1970-80年代的苏联为例,被后人称为“病夫治国”时期——长达10年的时间里,先后三位领导人糟糕的身体状况造成四年三次国葬的后果(76岁的勃列日涅夫1982年逝世,69岁的安德罗波夫1984年逝世,74岁的契尔年科1985年逝世),对当时的苏联造成的影响不可忽视。
  在苏联解体之后,担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把自己的身体状况视作“国家机密”。1991年9月,叶利钦因心脏病发作被送进医院,对外完全保密。1996年俄罗斯迎来大选,在第二轮投票之前,叶利钦曾因竞选劳累而心脏病复发,但为了保证竞选顺利,官方对此消息严密封锁。
  如今的俄罗斯法律,也没有强制要求总统公开有关健康状况的数据。现年66岁的普京一向以“硬汉”形象示人,2017年12月普京宣布再次竞选俄罗斯总统,引发全球关注。当地时间1月17日,在被记者问及普京是否计划像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样,提供证据向公众介绍自己的身体状况,俄罗斯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就我而言,我可以向你保证,普京总统是绝对健康的,(以他的健康状况)可以和许多人对抗”。
  佩斯科夫的回应不禁令人们联想到2015年,当时普京从公共视野中消失了近10天,取消了对哈萨克斯坦的访问,缺席了一次重要的安全会议。之后,普京再次出现在电视直播中,不过他当时的脸色比往常苍白,而佩斯科夫当时表示普京身体状况很好,并告诉民众“不用担心,一切正常”。
  普京的就医记录虽未公开,但克里姆林宫向公众发布了大量关于普京健身的记录,以示其身体状况良好,其中包括普京徒步旅行的记录,以及他对曲棍球、武术和健身的热爱。据俄媒此前报道,在被问及是如何保持身材的,普京曾表示:“怎样都可以,只是要适度。是的,需要一直运动。”
  对于强权领导人而言,健康状况未必适合公开。2006年8月1日,80岁的古巴总统卡斯特罗宣布自己刚刚接受了手术,并把权力暂时交付给他的弟弟劳尔。在声明中卡斯特罗说,不能提供更多有关他身体状况的细节,由于美国对古巴构成威胁,他的健康状况必须当成“国家机密”来处理。2016年,90岁的卡斯特罗与世长辞,一个时代就此谢幕。
  相比于卡斯特罗,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更为强悍。他于2011年被发现罹患癌症,但在2012年竞选总统连任时,查韦斯走上街头宣布自己完全康复。这种做法曾招致反对派的批评,可未能阻挡住查韦斯连任。查韦斯的外国主治医生曾预期“即便疗效良好,也很可能只能延长(生命)到2013年4月”。2013年3月5日,查韦斯在总统任上病逝。
  华盛顿大学从事精神病学、政治心理学以及国际问题研究的学者杰罗尔德·普斯特(Jerrold Post)认为,在相对封闭的国家,由于没有明确的权力更替机制,如何确定某个领导人何时丧失工作能力、怎样挑选继任者,都没有明确规定,国家的稳定可能会因领导人的健康问题受到影响。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