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海上客  >   城隍庙的三巡会

城隍庙的三巡会

日期:2018/1/31 作者: 沈嘉禄 阅读 ( 192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进入城隍庙去仰望城隍老爷的面容,种种思绪一定会透过缕缕紫烟,在历史与现实之间穿梭。
沈嘉禄
 
  在我小时候,过年的重要节目之一就是“白相城隍庙”。城隍庙离我家不远不近,步行半个多小时即可抵达。如果我们进入城隍庙去仰望城隍老爷的面容,种种思绪一定会透过缕缕紫烟,在历史与现实之间穿梭。
  可以这么说,上海的城隍庙已历经数百年风雨沧桑,几毁几起,几屈几伸,身披兵燹之乱的箭疮与灼痕,此后又不断地被金髹彩绘,无言地见证了上海从一个小镇到国际大都会的巨变。它那富有戏剧性的命运变幻,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
  旧时,城隍庙每月只有朔望两日对外开放,元旦这天烧头香,游客最多。正月初三内园(即豫园内园)举办梅花会,正月十五举办元宵灯会,二月二十一日是神隍诞日。三月清明前一日举办三巡会。四月立夏进奉新麦上供,四月下旬西园(豫园)有艺花会。六月初六是天贶节,城隍庙在这天举行晒袍会,全城的裁缝师傅都会参加。七月十五中元节,城隍老爷再一次出巡。九月中旬庙内举办菊花会,文人墨客都要来品评一番,捻捻羊胡子吟诗作词。十月一日再举办一次出巡。毫无疑问,三巡会是城隍庙的重中之重。
  余生也晚,没有亲睹三巡会,但小时候还是听大人绘声绘色地描述过多次,最让我不可思议的是出巡队伍中,有数位大力士将一尺来长的钢针穿过自己的手臂,吊起几十斤重的大香炉一路行进,威风凛凛,顾盼自雄,而手臂不会因此出血。是不是痛得龇牙咧嘴,我不知道。“这还不算什么,更厉害的是有人将数枚钢针横穿自己的脸颊也不会流血,事后更看不到留下伤痕。”邻居老伯伯说得铁板钉钉,我虽傻笑,却一直存疑,直十几年前从上海档案馆里看到记录三巡会的照片和影像资料,才相信此事并非生造。但这些大力士如何经得起这般折磨,至今还没人能从科学角度进行解释。
  所谓三巡会,据说始于明太祖时。这项活动也称祭坛会,其实就是城隍老爷出巡。清明、七月末、十月初各一次,目的是“赈济厉鬼,确保平安”。
  有关三巡会的资料不少,描述相差无几,尤以陈存仁的《银元时代生活史》一书中描述最为详尽。1934年作者在南市养病,适逢十月朝的盛会,在城隍爷秦裕伯后人秦伯未的陪同下,观看了城隍出巡的全过程。传说中的“托香炉”一节他看到了,还看到了“后面跟着来的,百戏杂陈,有些是踏高跷,有些是抬阁,有些是荡湖船,大都是饰演武松打虎,八仙过海等民间故事。还有些蚌壳精,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扮演的,身穿肉色紧身衣,绣花红肚兜,两面蚌壳,一张一翕,很是动人。” 还有“许多穿红衣白裤的男女犯人,手上锁铐,颈项套枷,有些背上还插着‘斩条’,斩条上写着罪状,有若干妇女因为身患重病时所许永远出会扮犯人之愿的,特地乘坐小轿参加行列,借此赎罪大还愿。有些是由租界来的青楼女子,也穿上女装囚衣,戴了银制的手铐和银链,打扮得花枝招展,她们是借此来出风头的。”
  出巡那天,在老城厢各城门口和集市场所,士绅商会设有五牲齐备的酒筵,队伍每到一处都要暂停片刻,好让城隍老爷饮酒吃肉。中午启程,深夜回庙。浩浩荡荡,首尾相接数里,经过闹市时,金鼓齐鸣,鞭炮竞响,形成高潮。
  1924年中元节,城隍神出巡之时,城隍庙大殿发生大火,大殿、后殿及寝宫全被烧毁,等出巡队伍回来,城隍神连安身之所也没有了。两年后,上海南、北两市绅商会集郑重商讨重建城隍庙事宜,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范回春等海上闻人倡议并带头捐资,当年年底城隍庙重建成功并举行了大神暨金山尊神神像开光仪式。今天游客还可看到在大殿正门左侧的墙面上嵌着一块小石碑,上面有重建城隍庙的记载,其中说到新庙规模、造价及承建单位等,提到黄金荣时只称“黄氏”。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