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特稿  >   美国的化武原罪与居心

美国的化武原罪与居心

日期:2018/1/31 阅读 ( 470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当今世界,信息化战争已逐步登上战争舞台,但生化武器在战争中的特殊功能和作用并未改变。国际军控与裁军难以遏制生化领域的对抗、发展和扩散势头。
记者|刘朝晖
 
  物武器是人类使用过的最古老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一。史料记载,1343年在围攻卡法时,蒙古人就将腐烂的尸体扔过城墙,以在城市中传播感染病。在近现代的多次战争中,生物和化学武器更是被多次应用在战场上。上世纪上半叶的两次世界大战,生化武器投入大规模实战化应用,不仅让人们见识到其巨大的杀伤威力,也让世界多国人民饱受折磨与伤害。
  鉴于生化武器的大规模杀伤性和非人道性,国际上虽然制定了禁止生化武器的相应议定和公约,但是一些国家仍把开发生化武器,争夺生化优势,作为维护安全利益的重要战略手段。生化武器的阴霾,依然笼罩在全球上空,久久不散。
 
两次大战大规模应用
 
  随着现代生物学和化学的进步,人类已经能够制造出很多真正具备战场价值的生化武器。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交战各国使用了包括氯气、沙林、光气、芥子气等各种生化武器,导致100多万人伤亡,其中死亡超过10万人。战后,欧洲国家觉得,即使要厮杀,也要“绅士”一点,不要那么野蛮。于是,1925年6月17日,当时世界上的先进发达国家在瑞士日内瓦签署《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和其他气体和细菌作战方法的议定书》(即《日内瓦议定书》)。然而在参加这次会议的30多个国家中,只有两个国家没有批准这份议定书,一个是日本,一个是美国。美国当年不批准禁止生化武器的日内瓦议定书,其心理与今天不批准控制大气污染的《京都议定书》差不多,都是在给自己打小算盘。
  其实早在1899年及1907年召开的两次“海牙和平会议”上,国际各方就达成过一致协议,禁止在战争中使用含毒剂的炮弹。然而这些早期协议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撕毁了。
  从1930年代开始,研制生物武器的国家增多,主要有日本、德国、美国、英国等。德国主要研究鼠疫杆菌、霍乱弧菌、落基山斑疹伤寒立克次体和黄热病毒等战剂和细菌悬气机喷洒装置。美国于1941年成立生物战委员会,进行空气生物学实验研究。英国于1940年建立生物武器研究室,曾在格瑞纳德岛上用小型航弹和炮弹施放炭疽杆菌。加拿大也研究过肉毒毒素的大规模生产方法,并用飞机进行过喷洒试验,以测试其致病作用。臭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队二战时期在中国甚至拿活人做实验,试验研究细菌武器,然后用于侵华战争中,造成传染病快速流行,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
  二战中,日军在中国及东南亚战场上的化学战更加肆无忌惮。当时的中国根本不存在化学武器,也没有化学战的能力。资料表明,侵华日军在我国山西、武汉、南昌、长沙的多次战役中大规模使用了化学武器。据不完全统计,日军对中国军民使用毒气在2000次以上,施毒地点波及18个省区。至今,遗留在中国尚未销毁的化学武器,仍在给中国人的生命及健康造成威胁。
 
战后依然禁而不止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生化武器的发展不但没有停滞,反而得到了更迅速的发展。尤其是美苏两个超级大国,更是从战败国手中,获取了不少生化武器的研究资料,从而加速了自己的生化武器研发。
  731部队的非人道、反人类行为,与纳粹集中营相比,毫不逊色。从在世界范围禁止生化武器的角度来说,战后审判日本731部队是最好的时机,但是为了获得日本生化武器的研究资料,自己尽快掌握生化武器的技术,美国与731部队的头目石井四郎作了一笔人类历史上最肮脏的交易,宁愿让731部队人间蒸发。朝鲜战争时期,美军在朝鲜北部和我国东北地区,多次使用了细菌武器。越南战争时期,美国多次使用的“落叶剂”,就是化学武器的一种。
  与此同时,苏联也在斯维尔德洛夫等地方秘密研发自己的生化武器。1979年4月,斯维尔德洛夫还发生了严重的炭疽杆菌泄漏事故,造成了数十人死亡。
  生化武器,始终是不得人心的,国际舆论也是一片反对之声。1971年9月28日,英、美、苏等12个国家向第二十六届联大提出了《禁止发展、生产、储存细菌(生物)及毒素武器和销毁此种武器公约》(即《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草案,1972年4月10日分别在华盛顿、伦敦、莫斯科签署,1975年3月26日生效。公约主要内容是:缔约国在任何情况下不生产、不发展、不储存细菌与毒素武器;不协助、不鼓励、不引导他国取得这类武器;在公约的生效后9个月内销毁一切这类武器;缔约国可向安理会控诉其他国家违反公约的行为。至2011年7月,共有162个国家签署了该公约,144个国家批准了公约。中国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于1984年9月20日通过决议,决定加入此公约。
  作为1925年《日内瓦议定书》的延续,1992年9月,日内瓦裁军会议上,又签署了《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草案,并于当年11月30日在第47届联合国大会一致通过,成为公约,于1997年4月29日生效。
  应该说,两项禁止生化武器的公约取得了积极成果,对于禁止和销毁生化武器、防止生化武器扩散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是由于公约的执行与监督困难重重,生化武器依然处于禁而不止的状态。在两伊战争、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中,都曾有过使用化学武器的情况。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生化武器最为发达的美国,却打着禁止生化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幌子,行推行霸权和地区战略之实。
  随着科技的发展,生化武器领域实际已成为军事争夺的新制高点。美俄英等加紧制订规划,不断增加投入,加大研制力度。其中,美、俄、英等国将发展基因武器、可控制性传染病手段作为军事技术开发的重中之重,并已取得一定优势。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