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神话:发现一个民族的精神密码

神话:发现一个民族的精神密码

日期:2018/2/7 作者: 何映宇 阅读 ( 195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在神话空间里创造人和故事,因为反映了最深刻的诉求,暗示人对自身和世界秩序的根本认知,让我们可以看出一个民族的原始信仰和行为方式背后的成因,这是一个民族文化精神的隐秘印记。
记者|何映宇
 
  展中华创世神话学术研究是上海市委宣传部着力推进的“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与文化传播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日前,由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主办,上海市社联、上海市联和上海交通大学承办的“中华创世神话上海高峰论坛”在上海交通大学举行。来自全国各地和上海的专家学者以及沪上文艺界知名人士、高校文科处负责人等百余人出席会议。
  这是上海围绕中华创世神话研究所举办的首届学术论坛,论坛以“中华创世神话的文化精神”为主题,力求通过学术与人文的对话交融,共同推动中华创世神话研究沿着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路径扎实前行。
  
中国没有创世神话?
  
  上海交通大学讲席教授、中华创世神话基地首席专家叶舒宪是国内知名的神话学研究学者,也是现任中国神话学会会长,他在论坛上做了题为“文化的‘底牌’:神话学与创世神话”的主旨演讲。
  自古以来,“我从哪里来”的叩问,一定还联系着“世界从哪里来”“人类从何而来”“我的族从何而来”的系列追问。这就是所有的创世神话所共同蕴含的一种基本精神:不忘初心,溯源求本。神话以故事形式回答此类终极之问,看似非理性的想象产物;但是这种精神本身就足以开启理性和哲学的大门。由此而形成一种系统思维的方式,可以称为“创世神话式的思维”。这种系统思维,在人类思想史上发挥的是思想范型的功能,它足以不断催生与时俱进的新知识,变换着不同时段的不同答案。
  创世神话中潜含着将自然史、宇宙史与人类史、族群史和民族史熔为一炉的系统思想原型,它就潜含着对后代书写和创作的巨大牵引力和塑型作用。
  神话学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学界获得飞跃式发展,甚至出现“神话热”现象。叶舒宪教授就是在这样的语境下开启学术研究之旅的。1988年,他撰写了《中国神话哲学》一书,其所针对的,是一个长期流行国际学界的偏见:“中国没有创世神话”。1989年之后,随着《中国创世神话》等著作的问世,西方汉学界有关中国没有创世神话的偏见已经不攻自破。三十年来,新材料的发现和新理论的运用使得中国神话研究不断深入,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的结项,使得相关的原始资料的丰富程度,已经到了令人惊叹的地步。接下来的研究工作需要从长计议,充分有效利用这举世罕见的资料海洋之便,把打造中国版的神话学理论作为重要推动力,从而推进传统的研究范式和研究格局的时代变革。
  “中国古代神话作为鲜明认识史有一种强大统摄力,为中华民族提供原始精神动力,是成为一切民族习俗信念来源。”上海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复旦大学教授汪涌豪在随后的发言中特别强调说。
  在神话空间里创造人和故事,因为反映了最深刻的诉求,暗示人对自身和世界秩序的根本认知,让我们可以看出一个民族的原始信仰和行为方式背后的成因,这是一个民族文化精神的隐秘印记。
  汪涌豪教授特别注意到东西方神话的不同:“西方神话崇尚力,这些人血统高贵,通过战争取得王位。中国人崇德,崇尚坚韧不拔的自我牺牲精神。还有就是受地域限制,海洋文明规定了古希腊神话写自然对人的惩罚或者是人与自然的对抗,是人神对立模式,相比之下封闭环境下的农耕文明,遵循顺天而行,与天道循环和谐有序,成为华夏文明主宰。”
  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院长、特聘教授杨庆存则把创世神话研究与现实更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他说,神话研究给“一带一路”中国段的文明史提供了本土视角和本土话语再造的契机。创世神话研究为全面理解华夏文明的历史、地理格局之由来,特别是对催生中原文明形成的物质与精神要素等话题,提供了全新的角度。把中华神话研究作为推进“一带一路”文化工程建设的战略引领,让优秀文艺作品和文创产品走向国际,应当是学界义不容辞的责任。
  
先有《山海图》再有《山海经》
  
  在下午的分论坛上,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学者和文化工作者,围绕“创世神话的理论研究及当代意义”“中华创世神话的类型与谱系”“中华创世神话的艺术性转化研究”等议题展开热烈探讨。
  中国历史的创世记起点是神话,而《山海经》就是一本神话之书。《山海经》全书十八卷,共约31000字。记载了100多邦国,550山,300水道以及邦国山水的地理、风土物产等讯息。其中哪些是现实,哪些又是神话,自古以来学者们就争论不休,
  山东大学的刘宗迪教授是《山海经》研究的专家,他认为《山海经》原来是有图的,现在流传下来的《山海经》其实是对《山海图》的文字说明:“《山海经》这本书确实很怪,它的写法很怪,因为这本书本身是图画,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后人根据古图把内容进行描述,才有现在的文本。现存的长沙子弹库帛书,就是这样的形制:四周是画,中间写了一段长长的文字。《山海经》中的《大荒经》分为五篇:《大荒东经》《大荒南经》《大荒西经》《大荒北经》和《海内经》,我们一般从第一篇《大荒东经》开始读。而我们看绘画,会把注意力放到图画的中央位置,对一幅图画来说,这个图的当中位置才是最重要的。那么《海内经》写的,就是画面中最重要的部分,所以,我们看《大荒经》不应该是从现在的第一篇开始读,而应该从《海内经》开始读。”
  那么《海内经》写了什么呢?写的就是一个中国的创世神话,这才是《山海经》神话体系中最核心的创世纪。
  淮阴师范学院教授萧兵说:“世界的创造不是一次性完成的,而是多次,每一次的创造都是一次革新,都是一次创造,都是一次开放。每一次创世都是一次革新,每一次创世都要经历一次循环,以至到永远的循环。”
  我们每一个人都在经历着创造世界,创造传统,创造历史这样一个过程。所谓创世,解开混沌就是开启愚昧,就是启开黑暗,启开文明的失乐园,创世神话是一个除旧布新的过程,是一个历久弥新的过程。“过年的时候为什么要敲锣打鼓?”萧兵说,“所谓锣,锣最重要是驱除黑暗,驱除魔鬼,以魔鬼和妖邪所代表的黑暗,这才是过年的本意。”
  中国有非常丰富的神话资源值得深入研究,萧兵觉得,要把我们的神话学从创世神话打向世界——面向世界还不够,要让世界面向我们。我们不要妄自菲薄,要创立我们自己的体系,让世界面向我们。在创世神话中打开一扇窗,去重新面对我们自己的传统与历史,同时,这也将是一次革新,让我们在解密神话的过程中发现一个民族的精神密码。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